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光影里斩春风

戒贪新片,戒嗔影盲,唯影痴不可戒

 
 
 

日志

 
 

代金贴:《新龙门客栈》兵器谱  

2009-07-17 16:1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几乎每年看一遍《新龙门客栈》,不光是念旧,更是因为每年都会有一些不靠谱的武打片出现,并大言不惭地顶着“武侠”二字兴风作浪。每次不慎失足之后,你除了再看一遍《新龙门客栈》洗洗眼睛,还有更好的法子安慰自己么?

 

当一部电影被看了十多遍之后,你的注意力往往会被吸引到一些细枝末节上——“老跟着贺虎后面转的那个小喽罗什么时候挂掉的?”“这一幕里曹公公的眉毛好像画得更浓一些!”“曹添眉间的伤口不是正圆形的!”——诸如此类。总的来说,这类细节都能在电影里找到解释。当年的香港电影里,能经得住这样挑剔的电影并不多。

 

在我心目中,《新龙门客栈》是一部近乎完美的电影。这么多年看下来,只找到两个硬伤。一是在丘莫言突袭曹少钦的时候,贾廷见同僚力斗不下,挺身加入战团,可是在此之前,围攻的镜头里面已经有他的身影了。二是最后三人身陷流沙,丘莫言拼死才帮助周淮安脱离沙海,可是镜头一转,金镶玉说了句:“我帮你去刺他一剑!”居然轻轻容易就跳了出来,于理不通。

 

这部影片的完美表现在各个方面,比如说兵器,就很值得考究一番。

 

熟读武侠的人都知道,小说中三教九流人等手中的兵器都有讲究,道士手中的拂尘,和尚手中的戒刀,都清楚表明了主人的身份。兵器往往透露了人物的身份和性格,对塑造角色大有帮助。盛年时代的程小东大概是香港武指中最注重还原武侠小说动作场面的一位,在之前的《笑傲江湖》中,就曾经把“一抬脚,也不见他作势,便到了面前”的神奇场面全须全尾地搬上了银幕(风清扬助令狐冲对抗番子一场),《新龙门客栈》中贾廷被周淮安挑起桌脚击中穴道,“腿上一麻,落下地来”的场面(夜探卧房一场),亦可作如是观。没读过武侠小说的人,多半难以领会其中的精彩。

 

这样一部电影中,对兵器的表现自然不会流于空泛,事实上无论正邪和主次,剧中每个人的兵器安排都值得玩味,充满了武侠文化的深厚内涵和美感。我们先来看剑。

 

剑是种早就退出实战的兵器,只在宗教和仪式场合出现,但是在中国文化中有重要的象征意义。汉人所谓“剑崇拜”,实在是把剑当作了君子人格的象征,武侠小说名为“某某剑”的特别多,大概就是这种观念的遗风。

 

《新龙门客栈》里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功夫最高的三个人都用剑(当然,“天外飞仙”鞑子除外),而且只有他们三个用剑。剑作为身份的象征,重要性可见一斑。可是细究起来,三个人的兵器又随主人各有不同。

 

丘莫言的剑是“子母剑”,剑中有剑。我不知道程小东是否有此人是“剑中之剑”——“君子中的君子”的意思。在这出“侠士救孤”的传统武侠故事中,丘莫言的动机其实是一干侠士中最纯粹的一位。贺虎救孩子是为财,金镶玉对抗东厂是为色,周淮安救上司的遗孤是为报恩。只有丘莫言,先是为情,后来即使遭到“背叛”,依然舍命带孩子出关,是真正能为不相干的弱者出头的义士。

 

丘莫言是单纯的,初进客栈就暴露了自己的底细,面对手下的抱怨,她脱口就是一句:“我加钱给你!”她的世界本来与江湖无缘,能保护她不受险恶人间威胁的,只有手中的一柄长剑而已。正因为是“剑中剑”,“君子中的君子”,所以最后她选择为恋人牺牲才顺理成章,高贵的精神注定只能湮没在“无情的荒漠”(金镶玉语)中,只留下一柄子母剑,辗转替她手刃凶顽。

 

周淮安的剑是伞中剑,外表朴实无华,锋芒内敛。伞可避雨,又可防守,说明此人在乱世懂得韬光养晦的道理。然而长剑一旦出鞘,却又气势如虹,可见八十万禁军总教头胸中自有一腔豪气。选择这样的兵刃,完全符合周淮安这个老江湖的人物性格。如果说丘莫言代表了目下无尘的君子理想人格的话,周淮安代表的就是君子入世折冲的一面。他懂得虚与蛇尾,懂得妥协和牺牲,所以最后活下来的是他,而非丘莫言。

 

说句题外话,《龙门客栈》里萧少兹用的同样是一柄伞中剑,新旧版本出入颇大,主角的兵刃却分毫未改。

 

曹少钦手中的剑是种讽刺。貌似长剑,实则比长剑更长,可双手握持,适合马战。曹少钦的剑法类似刀法,大开大阖,纵横劈刺,充满了蛮横和力量。兵器和剑法表现了此人权欲熏心,势焰滔天的一面。如果说前面公然伪造圣旨是窃国之器,后面仗剑追杀忠臣就是窃君子之器。一柄马剑在手,狼子野心,路人皆知。

 

说完了剑,再说其他。刀是实战中的王者,但是在武侠小说中,多半是二流角色才用。东厂的曹添(熊欣欣的角色)为人莽撞,使的是双刀,遇事冲锋在前。关外悍匪贺虎(任世官饰)脾气暴躁,使的是朴刀,力大招沉,和曹添斗起来煞是好看。贺虎的搭档铁竹脾气温和,使一柄没什么特色的单刀。

 

金镶玉左手柳叶刀,右手柳叶镖,婀娜多姿,锋芒毕露,妩媚而又泼辣,是典型的“江湖功夫”。

 

郭小川外表阴柔,为人阴狠,本事却有限,卧房里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周淮安一指点倒在床上。此人所用的兵器为银针,彩尾银身,细小阴毒,隔空伤人,与主人再般配不过。又是题外话,此人刚被点到贾廷就摸进房来,不嫌太过凑巧么?还是说他二人原本就同住一屋?联想到目睹他惨死时贾廷痛彻肺腑的一声“小川!”……

 

 正所谓,“太监不忘情,最下舍命为情,痴情之辈,尽在《新龙门》”啊!

 

贾廷的兵器外观上看是短棒一根,似乎前端带刃,判官笔还是点穴橛看不清楚。如果是判官笔的话,倒是很符合这个穿着官靴行走江湖的老狐狸的身份。

 

当然,全片最霸道的神兵利器还要数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烤全羊看见也要抖三抖的一把厚背斫肉刀!看鞑子庖丁卸人,游刃有余的架势,刀下亡魂显然不可胜数。连杀人无算的东厂大档头看了都腿软。只可怜贾廷死得早,没来得及面禀督公,这鞑子其实“比我们东厂还狠!”

 

这充分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现代战争胜负的关键是两个字——情报!

 

汗,什么乱七八糟的?打完收工!

 

to小刀,抱歉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7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