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光影里斩春风

戒贪新片,戒嗔影盲,唯影痴不可戒

 
 
 

日志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2009-07-17 16:0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剑戟片是香港武侠片的师傅,这一点很多人都承认。不过有点让人尴尬的是,在DVD普及开来的今天,很多武侠片迷按图索骥兴冲冲跑去观摩“原汁原味动作场面”,往往结果却被八幡大菩萨雷倒在地:“妈也,这也叫武打?”

 

如果邀天之幸,这位武侠迷首先接触到的是黑泽明的《用心棒》或者《穿心剑》,那他好歹还能回过点神来,撇撇嘴:“嗯,制作还算精良,就是打得太少了,不过瘾,不过瘾!”扭过头去,就此不提这茬儿。要是他运气不好,初夜交给了《不良御姐》或者《妖艳毒妇》,我估计他连下巴都要掉下来的——女子动作无力绵软不说,往往刀还离人三尺远,死跑龙套的就大喝一声,往身上乱拍一记血包倒出画外了。这离中国影迷期待中的“武打”,实在是天山童姥与南海神尼之间的距离。

 

我总结过,时间短,动作简单,花样少,这是武侠影迷对日本杀阵戏最大的三个抱怨。总的来说可以归结为“虚假”和“不刺激”。

 

中国的武侠迷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动作片影迷,因为我们的中国文化背景可以让我们毫无阻碍地享受着武侠片(含功夫片)这一世界上最富有观赏性的动作片种。不过本着兼容并包的精神,我们也不妨放开怀抱,试着尝试一下理解和欣赏其他风格的动作场面,那边,其实是另一片风景。

 

 

我把日本剑戟片的风格分为“虚”与“实”两种元素,先来谈“虚”的一面。

 

什么是“虚”?每一种发展成熟的动作类型片,肯定都会有一些设定,而且这些设定往往都跟传统有关系。例如西部片的打斗,一定是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笨得要死。实际上这跟西方人贵族决斗的传统有关——动腿是流氓才有的举动,贵族都用拳头决胜负。中国武侠片漂亮,是因为动用到了全身的每一块肌肉,每一个关节,无处不可用力,无处不可破敌。这和我们的功夫和京剧传统一脉相承。每一种类型的观众都会习惯这种设定,并且视为理所当然。我把这些设定称为“虚”。

 

“虚”的元素除了由传统造成的部分外,还有些与影业状况和审美相关。例如经典西部片,开枪和中弹的场面一定是两个镜头表现,这是美国审查部门为了减轻暴力的震撼制定的规矩,直到意大利人加入西部片生产的队伍,才打破了这一规则,在同一个场面中表现开枪和中弹。小时候看《霍元甲》,很为那些打手的排打能力震撼,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嘛!香港功夫电影中的“打不死”的“橡皮人”现象,其实在六七十年代也还不明显,直到成龙把血腥驱逐出功夫片领域,发展出喜剧武打风格,才开始泛滥。每一个人都像汤米和杰瑞一样,被主角一个飞踢翻滚出画之后,过不几秒又从另一侧猛扑上来迎接主角铁拳的亲吻,这样才能够用更多的动作来补偿血腥被祛除之后银幕上留下的空白。漫画式的殴打显然不符合日常生活经验,可是能让演员更威猛,让买票的观众得到更多的刺激。这也是属于“虚”的设定。计其余之大者,还有关于“气”的理论,气可以让人刀枪不入,凌空飞腾,让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都足以承受全身的重量。诸如此类,每个武侠片迷都清楚得很。

 

看到我们的武侠片中“虚”的一面只是个开始。为什么我们看日本电影中的杀阵场面会看出“虚”来呢?那是因为我们看出了其中的陌生之处,而这,是只有一双陌生的眼睛才看得出来的。看惯剑戟片的人并不会觉得虚假,反而会觉得打斗就应该是这样的。

 

我们来看一下日式杀阵中的几种常见设定吧。

 

第一,不管砍到哪儿,一击必杀!

 

这是日本片杀阵中的铁律之一,不过主角往往例外(主角在哪儿都是例外的,对吧?)为了强调杀阵的残酷,斗争的严峻。这一条在大多数时候都得到遵守,除非是特意交待只是残损了肢体的情节,例如丹下左膳被人砍坏一眼一臂。

 

这一条的负面作用是有时会让动作场面显得儿戏,主角出手“挨着就伤,碰上就亡”。有时候主角显然只能造成皮外伤的动作,龙套们也是大叫一声,带着夸张的表情倒地。有时候砍的地方显然不是要害,龙套们一样照死不误。

 

其实港片里很多武打群戏一样这么拍的,只不过日式杀阵做得更彻底,连最后的大Boss也一样是一击必死。不会像港片那样,侠少来一剑,侠女来一鞭,等所有人报完仇、过完瘾之后才挂掉。大Boss可以多打一会儿,不过一旦中刀,离死顶多也就是两句话的时间了。

 

正是因为一击必杀,所以日片中如果要延长打斗时间,往往就需要更多的演员来轮流挨刀,这也正是剑戟片那么热衷“百人斩”的原因。《蒲田进行曲》讲述的是剑戟片幕后故事,最后安次上场的时候,就可以看到这种场面的一个细节——杀阵师上来要跟他讲讲“挨刀的次序”,当然被安次一嗓子吼了回去:“滚楼梯还要什么次序?”

 

第二,舞台化风格。

 

这一条并不见于所有的剑戟片,不过确实是日式杀阵的一个标记性特点。和武侠片借鉴了京剧一样,日式剑戟片同样是从歌舞伎发展而来的,许多早期的大明星如阪东妻三郎、尾上松之助等等本身就是歌舞伎世家出身,把幼年时受到的严格训练带到剑戟片杀阵中来,既能发挥所长,也能博得观众的欢心。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雄吕血》最后的大杀阵

 

早期的杀阵是极其歌舞伎化的,动作程式化,没有力度,也缺乏镜头意识。直到阪东妻三郎和伊藤大辅等具有现代镜头意识的电影制作人在20年代投入业界之后才有所改观。《雄吕血》最后的大杀阵运用了很多长镜头,场面调动复杂,已经不是歌舞伎式的打斗了。但是演员的化装上还是沿袭了传统的白面。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大菩萨岭》

 

越往后发展,剑戟片中的传统歌舞伎元素越少,到了五十年代的《七武士》中,打斗中的自然主义已经全面取代了传统的舞台风格。不过传统的元素并不那么容易散去,毕竟,以能乐和歌舞伎为代表的日本传统戏剧集中表现了传统社会中众生相的面貌,时代剧很难不从中汲取营养元素。在冈本喜八备受推崇的神作《大菩萨岭》中,仲代达矢扮演的剑魔机龙之助最后有一场“百人斩”,为了表现一瘸一跛的一代剑豪即使目不能视,依然浴血奋战到底的疯狂劲,仲代显然借鉴了歌舞伎传统中的动作,从擦着榻榻米走的脚步到抹眼睛的手势,无不细致传神,让人看得心惊肉跳。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必杀3》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大菩萨岭》中机龙之助入魔,看见被自己斩杀的人一个个投影在帘子上。

 

在歌舞伎的影响淡化之后,剑戟片的舞台化风格有了新的来源。室内作战的武士往往在屏风上投下巨大的影子,象征内心的黑暗和惶恐,在一片血红的背景下挥刀的场面被直接抄到了《杀死比尔》当中。这些都是现代舞台艺术对杀阵戏的影响,《必杀1》里面最后双方杀手的对决的背景就很有舞台美术风格。

 

第三,飚血无极限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御用金》中的爆炸喷血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座头市》中的CG血浆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这一幕结合了CG血浆和血包。CG血浆的颜色显然更鲜艳。

 

日本片大概是血浆美学的祖宗,香港拍动作片向日本取经,挤血包就是取回来的真经之一。正因为是原产地,日本龙套挤血包的水平普遍比同时代的香港要高一些——飚得高,射得远。光挤还不算,还要装上炸点爆破,让血浆呈血雾状喷洒。最近,还发展出CG血浆来,就我所见好像是从《座头市》开始的,经过《安云》的发扬光大,最后输血给域外作品《拳霸2》。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云雾一族的阴谋》 

 

同样,日本杀阵师也比香港龙虎师更懂得喷血的妙用。且看这一幕“血溅稻田”中的颜色搭配。

 

喷血浆不见于六十年代的剑戟片,是70年代随着《带子雄郎》之类的cult电影才流行起来。喷血美学的高峰之一,当然是《穿心剑》里的最后一喷了,高压水泵里飚出来的激流差点冲到仲代站不稳。我一个朋友阿宽问了学医的人,评论是:“这人心脏真好,一次挤压出那么多血来,还五秒钟不带歇气的”。

 

理论上,人体是耐不住这样大出血的,不砍到大动脉,估计也射不出这么多血浆来。日本人显然是出于特殊的美学考虑才发展出这种风格来。外人觉得变态(包括我在内),不过有时候这种大洒狗血的场面也能带出特殊的意境。例如《机关枪少女》打着雨伞款款离开的那一幕,还有《死狂》中虎眼被暗算失明后,用刀剥下阿郁背上刺青的皮肤,撩上房顶,用滴滴嗒嗒的鲜血滴落声来扰乱瞎子伊良子的听觉。都是变态变出意境来的好段落。

 

日片的“虚”就谈到这里,要指出的是,“虚”并不代表着“不真实”,它后面其实是一种文化心理,“设定”的基础是观众心理中的“习以为常”,从某种意义上说,“虚”其实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实”,是一种存在于观众心中的“真实”。

 

一击必杀,血喷如注,在舞台氛围下死去,这代表的是一种尊严,如樱花一般,在最灿烂的时刻离开枝头,才是完美的归宿。要是被狂殴一顿,捅上十七八刀再死,那就是花酱,可以直接运去作花肥了。日本人精神上的洁癖,大抵如此。

 

这篇文章重点要谈的是杀阵戏中的“实”。这“实”可以直接理解为“写实”,即用镜头来表现真正的战斗场面中的各种元素。在这一点上,日本电影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日式杀阵武器单调(当然不如中国“十八般兵器”的丰富)、过招奇快,这就造成一个问题。就是上文说的不够刺激。许多武侠片迷不满杀阵戏的原因正在于此。不过和日式料理一样,日式杀阵朴素却不简单,里面蕴含的丰富内涵,要放下成见,用心细品才行。

 

既然简单,电影制作者自然就要在其他方面做文章,来让动作戏更有看头。事实上作为世界电影大国,日式杀阵中的电影元素之丰富,丝毫不逊色于中国武打场面。切切不要以为“对峙良久,一刀胜负”就可以概括日式杀阵的全部,事实上最符合这八个字的场面,背后牵涉到的元素也是最丰富的(详见拙文龙虎相击 一刀倾城——《椿三十郎》决斗场面详解)。日本电影中的动作场面经过了无数电影大师和巧手匠人的发展,简单的背后,是高度的成熟。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剑戟片是如何利用各种元素将动作坐“实”的。

 

一,刀之“实”。

 

李连杰在《霍元甲》里笑话武士只懂用刀,这又对又不对。说不对,因为其实日本武术中还有杖法、镰法、弓法、枪法和苦无(当然,还有火铳,汗)。说对,是因为刀作为武士之魂,确实是剑戟片中最常见的武器。无论武士、浪人,还是赌徒,剑戟片中的主角的武器多半都是刀,只不过形制各异,武士用太刀或者小太刀,忍者用忍刀,赌徒和女流氓用短刀,座头市用杖中刀,修罗雪姬用伞中刀,拜一刀用斩马刀,用总而言之都是刀,如果是捕快还可以用十手,不过碰到大阵仗,还是武士刀最实用。

 

日本人崇拜刀,剑戟片中可以看到大量关于刀的细节。这些细节不但丰富了格斗场面,渲染了氛围,有时还直接参与叙事。可谓杀阵之魂。列举如下:

 

在《黄昏的清兵卫》中,清兵卫最后出战前,影片花了整整五分钟来展现他如何解下刀柄和刀镡,磨刀,然后又原样重装回去。可以作为了解武士刀的基本入门教材。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切腹》中的津云半四郎用刀背敲击泻泽彦九郎的刀身,打断了对方兵刃。显示出老武士丰富的作战经验。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雄吕血》

 

《雄吕血》中的久利富平三郎和《蝉时雨》中的牧文四郎因为长时间奋勇拼杀,造成手指痉挛,无法撤刀,只能用左手一个个手指掰开。《暗杀》中清河平八郎整夜仗剑弹压部下,最后也是这个症状。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云雾一族的阴谋》中的云雾仁左卫门在面对强敌时,俯身在地上擦了几下,让手掌更有摩擦力,易于控刀。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浪人街》最后的大厮杀中,原田芳雄扮演的荒木源内撩起衣角擦干手上和剑柄上的血和汗。日本刀的刀柄用细绳捆扎,过份潮湿的话会有滑脱的危险。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但是过分干燥也不行,往上面喷水是个办法。胜新太郎扮演的赤牛用这个动作来表达准备开打的决心,而且喷的是酒,显得更有气概。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蝉时雨》中的牧文四郎准备大开杀戒时,和同伴一起抱了十几把刀出来,拔出鞘插满了榻榻米——取自某位幕府将军的真实事例。因为刀和其他任何兵器一样,用多了都是有损耗的,面对强敌,多多益善。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沟口版《宫本武藏》,宫本武藏削完船桨之后,用肘弯的袖子抹了一下刀刃,才还刀入鞘。很棒的一个小细节,武士一下就生活化了。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还是沟口版《宫本五藏》

 

还刀入鞘是我让我欲哭无泪的一个小细节。中国武侠片大多数还剑入鞘都是一插了事,可信度不高,用指头抵着剑背插入比较可信,但是不多。而日本片,几乎每一个入鞘的动作都高度一致——在鞘口用拇指抵住刀背,缓缓收入。感兴趣的可以看看《雨停了》,有完整的演示。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中华大丈夫》 

 

要看花巧的可以看看《中华大丈夫》里面那个日本剑道高手,反手耍个刀花还鞘,不知有多帅!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刀之实还体现在刀的重量上。《中华大丈夫》里面,与刘家辉对阵的显然是一位剑道高手,没事的时候就把刀背扛在后脖颈上,动起手来双手横握下劈,给人感觉,这才是兵器,刘家辉可能有真功夫,可是手里拿的剑只不过是块铁片而已。

 

有种传说,日本杀阵戏中用的都是真刀。就我所见,有些场面显然不是,而且当时政府严令禁止。但是肯定有用真刀的,而且演员以使用真刀表演为荣,这一点毫无疑问。前面说日本杀阵的舞台化风格之“虚”,其实与此有关,仲代达矢回忆与丹波在《切腹》中的打戏时用的是“心惊肉跳”四个字,因为用的就是真刀,但是老鸟丹波劝他别慌。《切腹》的刀战场面只是一击即走,略显虚假,其实“虚”的后面,是极大的“实”。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暗堡中的三恶人》,六郎太(左下角)试矛。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不止是刀,长矛是武士武道训练中的又一重要内容。《暗堡里的三恶人》中三船敏郎扮演的真璧六郎太与豹兵卫的这场比试是剑戟片中少见的长枪对战。其中武器在决斗中也扮演了一个重要的元素。六郎太挑选长枪,用眼瞄,看直不直,用脚踩,看坚韧不坚韧,抡圆了甩,看称不称手,着实专业。而且这些都不是无意义的摆设,决斗中一脚踩断豹兵卫的长枪,画面有力而出人意料,武器在决斗中的重要性呼之欲出!

 

所有这些关于武器的细节都表明,日片中的武器,有着极强的存在感,跟武侠片中那些缺乏细节的神兵利器不可同日而语。每次我看到日式杀阵中的那些兵器,总是会觉得心中一寒。觉得那才是杀人的东西。而在这背后的,是那种士可杀不可辱的尚武精神。《蜘蛛巢城》中林立的长矛固然让人汗毛倒树,《七武士》中农民手持削尖的长竿,一样慑人心魄。武器的重量加上精神的重量,才是日式杀阵中那股杀气的来源。不客气说,看到武侠片中那种用长枪的木柄就能弹开的剑,真会让我有点走神。

 

二,刀法之“实”

 

其实每一段杀阵戏里面都要牵涉到刀法,这里只列举我觉得最精彩的,也是我看得懂的部分,以飨读者诸君。

 

《七武士》里面久藏对无名浪人一幕,看似平淡对峙,其实已经说明了双方的高下。对方胆小,久藏就把刀后垂,探头引对方进攻,待对方上钩,退后一步一刀劈下,正所谓艺高人胆大。日式杀阵中的对峙决不是无意义的造气氛,我们如果有堪兵卫的眼光,往往在动手之前就能看出胜负。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御用金》

 

《御用金》作为一部精品,里面的打斗几乎幕幕精彩。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一幕。仲代扮演的胁坂孙兵卫与西村晃扮演的流一学对峙,仲代拿剑的姿势非常奇怪:剑偏向左边,右手正握,左手反握,最后收式,用的是右手正握出剑。我琢磨了很久才明白,在对方也是个拔刀术高手的情形下,他大胆使出怪招,右手正握可以及远,左手反握可以及近(反手出刀),等于是覆盖了所有距离。对方贸然攻过来,岂有不败之理?仲代在这一段的眼神和低吼很有魄力,值得反复欣赏。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御用金》

 

同是《御用金》,锦之助扮演的藤卷左门对夏八木勋扮演的高力九内,面对强敌,藤卷反而还刀入鞘,然后借着猛然下劈,对手格挡的机会,长刀破鞘而出,砍中对手颈部。这个地方其实我没看懂,放在这儿主要是想起了程小东的《生死决》,最后日本武士也是这样击中刘松仁大侠的,应该是有讲究。可能是借剑鞘加重了下劈的分量,存疑。

 

还有残疾人刀法!《丹下左膳》中最后的杀手欺负左膳单眼独臂,想用双刀取胜,结果被左膳先用头顶开上面的长刀,封住下面的短刀,一刀破敌!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蝉时雨》

 

《蝉时雨》中牧文四郎破敌时,右手正握在背后换成左手反握出刀,很漂亮。还有《隐剑鬼爪》中的回身下劈。跟功夫片比起来,都不是多花巧的动作,不过显然是下了功夫的。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日本刀法中的居合术,也是强调出刀必杀的剑戟片乐于表现的。《浪人街》中的母衣权兵卫每出一刀必还刀入鞘,下次再度拔出,又是血溅五步,强悍无匹!

 

日式杀阵中刀法之实,归根结底还是日本人对待战斗的严肃态度,容不得一点马虎。“剑是凶器,剑法是杀人的伎俩,再说什么好听的话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浪客剑心》的师傅一语道破其中天机。日本剑戟片里没有“气”那种怪力乱神的东西,全凭“外家功夫”取胜,所以一招一式,无不交待得清清楚楚。日式杀阵的动作或许不好看,但是其中的细致和认真绝对不容忽视。

 

三,建筑之“实”

 

杀阵戏中的背景,不是做摆设用的,和优秀的功夫片一样,都在格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下面举一些实例: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御用金》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仇讨》

 

无辜的屋梁——正如《御法度》中那位老武士所言,室内格斗,更宜短兵器。往往有武士不懂其中奥妙,长刀误中横梁,胸腹空门大开,让主角反败为胜。见《黄昏的清兵卫》和《御用金》。《仇讨》中也有误中松枝的,略惨。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幕府风云》中的千叶真一室内双手操控大刀

 

当然,对高手来说,长短都一样,例如《赤穗城断绝》中千叶真一扮演的不破数兵卫,同样看得人流口水的还有他在《幕府风云》中的表演。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赤穗城断绝》 

 

还是《赤穗城断绝》,清水一学的刀砍在柱子上,结果好死不死,最后让数兵卫把他引得撞上了自己的刀刃。丢掉的刀在这里可不是摆设。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夺命剑》,注意两人背后高高摞起的榻榻米。

 

建筑不但可以入打戏,还可以表现兵法。《夺命剑》中的伊三郎的一家被强横的藩主逼到了绝境,于是遣散家人,准备据屋力抗。伊三郎教导女婿,要将门窗封死,还要把榻榻米掀起来,以防血流满地时脚底打滑。这显然都是老武士来自实战的经验之谈。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入夜,纵横交错的长竹为画面增加了形式感。谁说实在的设定与美无缘?

 

四,环境之“实”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御用金》,最后孙兵卫与六乡带刀在雪地对决,孙兵卫双手冻得握不住剑,而六乡带刀特地带了一根火把,暖和手指。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还是《御用金》。孙兵卫在劣势下将长刀插入雪中,待六乡逼近暴起突击!我怀疑古龙在《浣花洗剑录》最后安排方宝玉使出这一招大破东海白衣人,灵感就是从这儿来的。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人斩》开篇的刺杀戏,雨中的布景精工细作,似乎隐喻着这个黑暗的时代,将一场绝望的格斗衬托得更加黑暗。

 

《侍》最后刺杀井伊一场,大雪飘飞中武士奋勇厮杀,雪势助长了弑父的疯狂氛围,最后只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云雾一族的阴谋》 

 

环境不但可以增加战斗中的变数,还可以渲染刀法的威猛。《云雾一族的阴谋》中,市川染五郎扮演的安倍式部一刀劈开蟊贼,背后的水桶裂开,水喷涌而出,声势骇人。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人斩》中以藏在小巷中狙杀本马一段,长刀砍死本马之后,余力未消,在窗格上拖出长长的一道,视觉化了刀法的凌厉。

 

五,表情之“实”

 

日片中的杀阵场面与中国武打电影最大的不同我认为是在气氛上,日本电影从不吝惜胶片来表现局中人的惊恐和胆怯,哪怕是主角。这在中国武打场面中是不可思议的。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赤穗城断绝》中不破数兵卫力拼清水一学后,惊魂未定。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宫本五藏4一乘寺决斗》

 

一比七十三,大胜一乘寺之后的神情居然是这样。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仇讨》最后江崎新八疯狂地面对敌人无耻的复仇。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大杀阵·雄吕血》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浪人街》中的原田芳雄披发浴血

 

除了惊惧之外。日本电影中表现格斗中人物的生理反应也是非常到位的。《浪人街》和《大杀阵·雄吕血》最后都有货真价实的“百人斩”,原田芳雄和市川雷藏扮演的男主角都有施展“地堂刀”的狼狈状态,最后几乎是累得趴在地上才取得胜利的。

 

表情之实,也是人性之实。日本人尊重奋斗,哪怕这种奋斗的结果是失败。奋斗中的人,自然是美的。往大了说,大汗淋漓这也是人之在世的一个基本状态,想不付代价轻取胜利,是一个惯于取巧的文化才会有的想法。日本剑戟片中不是没有大侠,但是有很多优秀的剑戟片其实是把表现个人在生死关头的反应放在第一位的。这和中国武侠作品中只有英雄和大侠是两个思路。

 

六,衣衫之“实”

 

日式杀阵的“虚”与“实”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赤穗城断绝》 

 

和服不利于打斗,武士开片之前,都会用一根绳索把衣服收拾妥当,短装上阵。脑门上有时绑一条金属片——小日本缺铁,这就是头盔了,比试中不戴属于对敌人的蔑视(如《壬生义士传》)。如需预防刺客,还要穿上锁子甲。

 

一根绳的短打扮,胡金铨在《大醉侠》里照抄过,属于消化不良,徐克在《刀》中也用过,我把这看作致敬。总的来说中国武侠电影中的服饰没有什么问题,新武侠那些夸张的打扮,因为设定接近神话,且另说。最大的问题在于穿上盔甲满天飞(最近一次是《画皮》),我第一百次抗议这一点!一点质感都没有,搞笑可以,正剧?拉倒!

 

总结

 

希望通过上面的介绍之后,下次看到日本经典剑戟片时,不至于再有人觉得闷。你可以说“我不喜欢日本式武打”,但千万不要再说“日本式武打没什么可看的”。好看的地方多得是,关键是看你愿不愿探究其中的奥妙。

 

林林总总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希望帮助大家理解日式杀阵中的奥妙,享受这一类型片中的奇葩而已。我的阅片量跟某些达人(比如东西兄)相比,肯定差的还多,本来想多看点再写的,今天也是兴致来了,反正总是看不完的,不如先写出来,抛砖引玉再说。欢迎大家批评。

 

正题说完,再稍稍引申两句。日式杀阵的虚也好,实也罢,说到底都是建立在日本文化上的。在这个层面上,与中国武侠文化没有高下之别。但是日式杀阵中有一种求实求真的精神,这一点我觉得值得中国武侠电影学习。中国武侠电影当然不一定要追求那种“一击必杀”、“血如泉涌”的惊悚效果,可是开掘中国文化传统,把我们的武侠文化真正落到实处,我想对我们的武侠电影只会有好处,因为那才是我们本土类型片的活水源头。

 

日本杀阵的实,说到底是建立在这个国家对传统的态度上的。没有那么多有形无形的“文化财”,没有那么认真的“职人”文化,没有那么多保存至今的古代建筑,哪有什么古装电影中的实在感?港台算保存得完整的了,胡金铨要拍《空山灵雨》,一样得跑韩国去。港台武侠电影有功夫良那样的正宗嫡传,最后也不免无人捧场。中国的武侠电影,说得不好听的话,连达到《三国演义》里的那种评书式的传统都还差着十万八千里,更别说严谨认真的大制作了。今日的武侠片变成了服装秀和风光片,充斥着假大空的圈钱伎俩,对比日本电影(当然是黄金时代的那些),难道不该惭愧吗?

 

这就是我觉得中国武侠电影应该向日本电影学习的地方。假设,只是假设,有人不服气,说你把日本剑戟片夸成了一朵花,难道中国武侠电影就没有值得它学习的地方么?

 

那是日本人该操心的事,我一中国人操心那个干嘛?

 

风间隼原创 转载请注明

 

感谢Para,Linyu和东遇西!

  评论这张
 
阅读(6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