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光影里斩春风

戒贪新片,戒嗔影盲,唯影痴不可戒

 
 
 

日志

 
 

条条框框是武士的宿命:《十三刺客》  

2009-08-11 19:1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藤荣一的《十三刺客》东西兄已经有长文介绍,我也来写几句,可算拾零,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想。

 

此片的构图非常讲究,几乎每一个画面抽出来,都充满了均衡、规则的美感。比较起武戏来,文戏中的这种情况还不算突出,导演利用的窗棂、榻榻米、屋檐、廊道都是日片中常见的构图道具。比较出格的是这两个镜头:

条条框框是武士的宿命:《十三刺客》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一开始的切腹上书,建筑和大地占据了绝大多数的面积,厚重而威严,人被压成一小块,暗示世道险恶,但是位居正中,又显示出此人的刚正无畏。第一个画面就先声夺人,好!

 

条条框框是武士的宿命:《十三刺客》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这个画面,鬼头意识到平静下面是暗流汹涌,新左卫门正在随时谋划袭击。机位极低,地面几乎占据了一半的画面,人物上方的空间被压缩,是在表达“平衡随时会被打破”,还是“风雨欲来”?

 

条条框框是武士的宿命:《十三刺客》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条条框框是武士的宿命:《十三刺客》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其他的文戏画面,比较起其他武士电影来,并不算特殊。工藤荣一显然是在利用纵横的线条一再表达“重重规则下的斗争”这一母题。举个小插曲为例,妓女告别志愿加入刺客队伍的情人新六郎之后,情难自禁追出门口的画面。先是从纵横交错的禁锢深处中冲出,镜头一切,又冲入为线条所分割的画面深处,终究还是人难胜天。

 

条条框框是武士的宿命:《十三刺客》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条条框框是武士的宿命:《十三刺客》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条条框框是武士的宿命:《十三刺客》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条条框框是武士的宿命:《十三刺客》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比较出奇的是最后长达半个小时的伏击战,也是在纵横交错的线条中展开的。农村屋顶的石块、木条,十三刺客安放的栅栏、木桶,加上高高叠起的榻榻米(和《夺命剑》中一样,防止脚下沾血打滑),无不流露出一种森严的规则感。无论被伏击者还是伏击者,掉进这样的迷宫,都只能做困兽之斗。工藤荣一交替使用镜头横移和固定机位纵深构图的方法,将双方的这种困境表达得淋漓尽致。这可以看作是武士命运的一个隐喻,正如结尾的画外音所喻示的那样,在重重的教条和义理束缚下,无论多么热血的奋斗,最后都会化为一则单调的记述,湮没在厚厚的官方卷轴之中。新左卫门自然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命运的,所以坦然承受,倒在了宿敌和好友的剑下。

 

条条框框是武士的宿命:《十三刺客》 - 风间隼 - 电光影里斩春风

 

刺杀对象明石藩主伏诛后,这种斗争的无意义达到了巅峰,西村晃饰演的大剑客倒毙尘埃,浪人怀揣金钱却没命去花,都是一种讽刺。真正让人松口气的,是最后一人冲出村子,在刚刚收割的稻田中纵声狂笑。画面终于突破了线条的束缚,暗示着一丝希望。结尾的阳光普照同时又与伏击战开头,数十骑武士伴着有节奏的铃声,趟开浓雾而来的场面遥相呼应,达到了形式上的均衡。

 

总的感觉,工藤荣一这个导演比较擅长用构图来表达自己的各种意图,剪辑上就差些,不如冈本喜八那么干脆有力。工藤的武戏也喜欢用固定机位来处理,在一个场面中通过复杂的环境和走位来实现,例如西村晃狙杀二武士一场,《十一武士》中还有一场在破庙外的,更有代表性。总的说来,不如黑泽那么豪放大气。当然这也是一种风格,挺有味道。

 

关于日片的杀阵编排很难找到资料,花絮里有难得的一段。影片的“拟斗”足立伶二郎是东映的资深杀阵师,据说其代表风格是“砍三下”:头、胳膊、上身。动作比较大,适合电影表现。但是工藤荣一为了体现写实的格斗,放弃了他提出的方案。《十三刺客》能成为现实主义剑戟片的先声之一,工藤的坚持功不可没。

 

不过话说回来,这片子里还是有花架子的,西村晃饰演的大剑客在其中有两段单练,第二段实在漂亮,看得我心痒难熬,干脆把豆包小木马上的木柄抽出来演练了一番,才发现那么复杂的倒手其实都是为了好看而已。

 

当然,根据风哥提出的“对练难过群殴,单练难过对练”的法则,西村晃显然是有真功夫在身的。这一点我在《御用金》里就发现了,那一手快若闪电的拔刀术可不是恶补得出来的。花絮里说他身材瘦小,但身手敏捷,扮古装正好。西村这人文武戏俱佳,气质又好,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演员。

 

PS.刚看完《大杀阵》,绝对是可以列入剑戟片前十的杰作(就我的阅片量而言)。工藤拍武戏时候的手提摄影和长镜头让人叹为观止,不过总体而言还是通过镜头内调度来实现意图的时候多,上面风格的总结我觉得基本上还能成立。

 

下一步待攻克的疑问:工藤用那么多仰视角来拍武士的文戏,到底是什么意图呢?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